首页 > 声音 > 影评 > 正文

《教父2》:是谁剥夺了麦克·柯里昂的幸福?
2014-07-21 16:21:31 来源: 作者:Shallwe寂然 责任编辑:寂然  评论:0

片尾麦克·柯里昂一个人坐在湖边发呆,眼神憔悴,茫然的望着远方,孤清,寂寞,寒冷仿佛一下子穿透了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生意场为家族坚强的男人,那些美好时光、家人围绕的欢乐也仿佛被透支了精力,只能独自品尝这般滋味。可究竟是谁剥夺了麦克·柯里昂的幸福呢?
教父二1
片尾麦克·柯里昂一个人坐在湖边发呆,眼神憔悴,茫然的望着远方,孤清,寂寞,寒冷仿佛一下子穿透了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生意场为家族坚强的男人,那些美好时光、家人围绕的欢乐也仿佛被透支了精力,只能独自品尝这般滋味。可究竟是谁剥夺了麦克·柯里昂的幸福呢?

在中国古代君主常称自己为寡人,不妨说领导者注定是孤独的。老教父把重担交给麦克·柯里昂的一霎那,他就开始在操纵曾经想远离的一切,他要撑起这个大家族的责任,他无法全身而退,才赌上了自己的幸福。他无法把父亲的江山交到一个可靠的人,是汤姆么,毕竟他不是亲兄弟,毕竟汤姆作为军师时曾出现过错误,但麦克是信任他的,不然他不会在自己遭人暗算时,把整个一切委托汤姆照料,一个人去谈生意一个人去通过双面融通的方式找到家族中的内奸;或许,像麦克说的是出于对汤姆的一种保护,但更多麦克只相信自己。他更是无法交给哥哥弗雷德,这个连续背叛家族两次的亲人,在《教父1》中老教父中枪时吓得不知所措猥琐的样子,就已败露他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决心甚至野心以及对家族绝对的忠诚,他什么都没做到才得到被麦克杀掉的境地。当然,更别说交付给家族里的其他人了,在黑手党时代,尔虞我诈都是小儿科,枪火,血腥,空气里弥漫着黑暗和罪恶的分子,就连曾经跟随老教父多年的弗兰克,已成为麦克原在纽约的老房子的主人了,还是被生意场上的对手离间,误认为是麦克下毒手企图谋杀弗兰克,而被告上了法制开始走向正轨的法庭。生意场上,从来都是明争暗斗,你争我夺,麦克成了整个柯里昂家族的牺牲品,因为只有他才能让庞大的家族势力不削减。所以,每次电影的开篇,都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人们喝着香槟,跳着舞曲,始终如一的不忘来一首意大利歌曲,只有教父,无论麦克的父亲还是麦克自己,都要花大部分的时间处理事务,他无福消受整个宴会的喜庆,所以,外面越热闹,他的内心就越是强烈的反差,孤独,却不由己。

《教父2》中,是麦克走在事业转折点的时期,片中常常会穿插麦克回忆父亲维托成长发迹的画面。一是麦克更加明白父亲创业的艰辛,而创业难守江山更难。他在和海门·琼斯争夺市场的事件中,两人表面上是合作伙伴,以礼相待,背地里却是死对头,竞争对手,相互暗杀,让人疲惫。二是他们父子同样是在为家族为命运与社会与大环境做抗争,可回忆里的维托总是沉默寡言,阴险有手段,但又总能看到他在围着家庭旋转,跟家人一起聚餐,带领孩子们做一些事情,画面总是其乐融融;就连他在帮助他人的时候也总是很低调的高调着他会回报的。也许是时代不同了,也许是身上肩负的重担不一样,但麦克总是给人一种有距离的感觉,或许是他对事业的执着和对创业的笃定,让他多了一份眼神的深邃,神情严肃和不苟言笑,但他却无法短时期内甚至永久兑现他对妻子凯的承诺了,凯作为典型崇尚自由民主的美国妇女,她也并不能完全理解麦克对于整个家族的付出,不能理解这种血腥充满罪恶感的物质主义,所以内部矛盾不断。面对海外投资被革命烈火将一切化为乌有,又面对凯打掉自己的孩子离他而去,真是外有劲敌,内有后院起火,一切防不胜防,心中自有千愁一杯醉酒难解。没有一种温暖过于胸腔,更是敌人刀枪无眼,他该如何畅怀呢?!

相关热词搜索:幸福 意大利 教父

上一篇:《我是传奇》:一座空城的阴霾 一个男人的战争
下一篇:我不是杀手—关于《这个杀手不太冷》的臆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