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声音 > 影评 > 正文

《窃听风暴》人性的复苏
2014-07-14 14:50:59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Shallwe寂然 责任编辑:寂然  评论:0

《窃听风暴》并不是一部政治题材的影片,但是是一部有政治背景的影片,故事发生时间选择在1984年与乔治& 8226;奥威尔的政治寓言小说《1984》就有一定的契合度,开头以交叉叙事方式呈现,就是特工学校教授维斯勒的一堂教学课与审讯场景的交叉

另一幕是维斯勒召妓的场景,从导演的整个人物塑造来看,维斯勒一直是面无表情,他单调,周而复始,与外部世界隔离的生活造就了他边缘化的人格。事实上是他将自己的全部情感倾注在了被监听者身上。他带走了剧作家书桌上一本布莱西特的诗集、并被那些诗句深深打动;当他在监听器里听到德瑞曼饱含情感的钢琴弹奏时,忍不住流下热泪。可见他与被监听者之间情感的复杂程度。

影片中被审问者坐的“椅子”成为了一个意象,曾三次出现在片中,它代表的是被审问者将不再被当做人来对待,进入国安局也就意味着去人身自由,而这个自由事实上早已不复存在。整个国家到处都充斥着猖狂的监听,肆意的逮捕,秘密的审讯。人们活在白色恐怖中。这不是主义的错误,只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罢。当整个国家被认为控制时,个体命运的不确定性便增加了。

维斯勒在德瑞曼开始向西德媒体秘密匿名撰写揭露东德人自杀状况的报告时,选择牺牲自己的仕途,凭一己之力保护他们。他遣走了另一名值班警察,一个人监听德瑞曼夫妻,并杜撰监听报告,最后在危机当口,帮助剧作家躲过一场巨大的劫难。文艺分子是软弱的?还是敢于揭露现实直面现实的?我们不好评判,但是维斯勒通过牺牲个人保护了一位有良知有担当的艺术家,德瑞曼所代表的是自由的最后一块阵地,无论维斯勒所做的一切是否真正意味着整个人性的复苏,但至少让人们看到了人性复苏的希望,正如齐佩尔所言“人类的精髓,是心愿和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窃听风暴 人性 复苏

上一篇:电影《V字仇杀队》:跳着舞革命
下一篇:华语贺岁档:男的挑大梁女星打酱油的现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