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国产仙侠剧,出道即巅峰?
2021-07-06 11:46:19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仙侠剧和暑期档历来最相配,就好比小龙虾配啤酒,俗是俗了点,但没它就不是内味。今夏是周冬雨、许凯的《千古玦尘》接过这一棒,播放量一骑绝尘,口碑算众说纷纭,同时也再次引发了观众对仙侠剧的热议。自2005年...
仙侠剧和暑期档历来最相配,就好比小龙虾配啤酒,俗是俗了点,但没它就不是内味。今夏是周冬雨、许凯的《千古玦尘》接过这一棒,播放量一骑绝尘,口碑算众说纷纭,同时也再次引发了观众对仙侠剧的热议。
 
自2005年《仙剑奇侠传》播出以来,仙侠便成为我国古装剧中极独特的一支,深受国内甚至海外观众的喜爱。仙侠之妙,不仅爆剧,而且爆人。剧圈有流量的小生小花,其走红吸粉大半有仙侠剧的功劳。包括但不限于胡歌、刘亦菲、杨幂、唐嫣、刘诗诗、赵丽颖、霍建华、李易峰、陈伟霆、古力娜扎、迪丽热巴、杨紫、邓伦……
 
不过但凡热门类型,总逃不过周期性。上一轮仙侠的最低谷应该是2016年暑期档播出的《诛仙青云志》。从首播1.37%的收视率,到两个月后已经降到0.32%。《诛仙青云志》之被嫌弃,不仅自己被钉在仙侠、IP剧的耻辱柱上,也带累了其后的仙侠剧好长一段时间缓不过神来。大IP+小鲜肉的公式为观众识破,仙侠剧几乎是自带负分。
 
好在随着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2020年《琉璃》的先后“真香”,仙侠剧逐渐为自己正名。片方、平台也始终对仙侠寄予厚望,无论如何,仙侠总是S级剧概率最高的类型。譬如眼下,《仙剑奇侠传》迎来翻拍,同一系列的仙剑四、仙剑五前传游戏的真人化也动作频频。
 
而回首这十余年间,仙侠剧经过了怎样的流变?三十余仙侠类项目蠢蠢欲动的未来,该期待哪一部新剧带我们重温《仙剑》的旧梦吗,还是应该向前看?
 
难以复制的《仙剑》
 
在硬糖君看来,“仙侠”一词如今有点被滥用了。基于古典名著与神话传说改编的怀旧神剧,如《东游记》《欢天喜地七仙女》,更应该归于神话剧。在网络IP来袭之前,是神话剧承包了80后、90后电视儿童对于神仙妖魔、法术光波的想象。
 
《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都改编自知名女频网文,重唯美虐恋,与其说是仙侠,不如说是融入了超自然元素的古代言情。而男频网文中的玄幻、修真,多侧重于升级、称霸,改编成剧后稍微含蓄了一些,但与普通观众印象中的仙侠也相去甚远。
 
以上两类,特别是前者常常被摇头感叹,徒有“仙”而没有“侠”。说这话的人往往有着非常明确的参照物,即胡歌、刘亦菲等主演的游戏改编剧《仙剑奇侠传》。这部剧于2005年横空出世,在地方台创下了11.3%的收视率纪录,并在岁月长河中不断被观众怀念,至今豆瓣评分保持在9.0。
 
青春靓丽的人物群像,上至九天、下到市井的冒险之旅,以及主人公作为普通人与命运的抗争、对责任的承担、对感情的坚守,都是观众喜爱这部剧的原因。若真以此为标准,其实《仙剑》的同类与“传人”少之又少。
 
究其原因,首先是IP的特殊性。《仙剑奇侠传》系列本身是大宇资讯开发的单机RPG(角色扮演)游戏。首款于1995年7月发行,讲述了客栈小伙计李逍遥先后结识女娲后人赵灵儿、富家女林月如、苗疆少女阿奴,一路成长历险、惩奸除恶,最终粉碎拜月教主阴谋的故事。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武侠文化在两岸三地依然火热,但传统武侠基本已行至高峰。超越人体极限、拓展世界观,成为后来人寻求突破的方式。不仅游戏领域的《仙剑》如此,黄易的诸多作品,以及萧鼎的《诛仙》也都创作于此时。
 
但必须注意的是,在设定革新的同时,这些作品依然保持着传统武侠的叙事套路与价值取向,如草根逆袭、红白玫瑰、行侠仗义……因此其进入剧集市场后,就容易取得更大范围上观众的亲近与共鸣。
 
游戏形式也赋予了《仙剑》IP一些特质,比如人物的多样性与成长性、地图的丰富性、世界观与细节的饱满、剧情任务的明确性与层次感、对于战斗的刻画与强调……即便改编成剧集之后战斗部分有所削弱,还是能看出《仙剑》系列作为游戏改编的独特品相。
 
除此之外,不可忽视的是制作方唐人影视与当时的市场环境。唐人在IP改编上可谓涉猎广泛,嗅觉敏锐,并且擅长以青春偶像剧的方式对老故事进行包装。在当时板正的内地古装剧与色调昏黄的TVB剧之间,唐人剧颜值清新、调色鲜亮、配乐走心,对年轻观众确实极具吸引力。
 
你只消想想,在《仙剑》横空出世的2005年,内地收视总榜的前三位还是《京华烟云》、《亮剑》与《汉武大帝》。便知风格差异之大,《仙剑》在当时弥补了怎样的市场空白。
 
因此,尽管最初问世时,剧集改编其实饱受游戏玩家诟病,《仙剑一》与《仙剑三》当时还是凭借稀缺性在剧集市场上大获成功。再后来,对男频IP进行言情化、低幼化改编的翻车案例越来越多,早年两部《仙剑》就愈加成为了“有格局”、“不止恋爱脑”的典范。
 
从仙侠到仙恋
 
如此一来,两部《仙剑》为何难以复制,便已有了答案。
 
一是在游戏市场中,单机游戏、仙侠题材都属于早早被后浪拍在沙滩上的一类,如今符合IP定义、能培养起粉丝文化的屈指可数。而符合要求的《仙剑奇侠传》乃至同类的《轩辕剑》《古剑奇谭》系列,产能实在不高。
 
而从剧集市场看,进入10年代之后,武侠剧彻底式微,古偶也不再有新鲜感,而是越来越泛滥。
 
唐人在2016年的《仙剑云之凡》上继续采用魔改剧情、强捧新人、人设与台词流水线化的改编套路,但越来越多观众拒绝买账。最终该剧豆瓣评分3.9,打分人数不足一万。《轩辕剑》与《古剑奇谭》各有两部真人化剧集,《古剑》还有一部院线电影,但谈得上成功的唯有2014年欢瑞世纪的《古剑奇谭》。
 
欢瑞手中的《诛仙》本也是一部武侠根骨、言情元素都十分饱满的作品,且在当时IP价值还相当高,剧版更集齐了李易峰、赵丽颖两代暑期仙侠爆剧主演。
 
奈何2016年正是国产剧的大注水时代,《青云志》55集在电视台进行周播,战线长到令人发指。期间更涌现出撕番、配角抢戏等诸多争议,收视口碑双扑。这一扑,也给整个男频IP圈都画了个大大的“叉”。
 
此消彼长。在游戏IP、男频IP表现疲软的同时,2015年暑期档的《花千骨》与2017年开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辟了大女主仙侠剧的潮流。
 
尽管许多网友吐槽如今仙侠剧的服装为“披头散发蚊帐风”,但咱们得用历史眼光看问题。要知道,那些年小荧幕上可是一直充斥着于正老师带火的“鹦鹉色”,《花千骨》出现时确实令人眼前一亮。
 
剧集服装造型有着审美的轮回,对一种风格审美疲劳之后,观众势必想换换口味,其实题材、故事也一样。营销仅能堆出热剧,爆款则是观众的选择。早先几部大女主仙侠剧、或者说仙恋剧的红火并非毫无缘由。
 
比方说,它们在一定意义上填补了审查收紧后神话剧的空缺;再者,在长久以来男性作者的“红白玫瑰”套路之外,抒发了女性对于深情专一的渴望;又或者,通过幻想元素的包装将成长、救赎、伦理等经典主题讲出了新意,切中了观众在特定时期的特定心理。
 
而之所以仙恋剧近年来屡屡成为被吐槽的对象,在硬糖君看来,一是因为影视圈(或者说其上游的网文圈)跟风的痼疾,导致内容同质化严重,放眼望去皆是几生几世的轮回虐恋。天上地下第一的神仙,活了几十万年纠结的还是居委会就能调解的情爱小事,不怎么符合现在年轻人“搞对象不如搞事业”的时髦价值观。
 
二来,过去的古装神话剧不管怎么编,基本跳不出《西游记》自小给咱科普的佛道神仙体系,接受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但网文IP往往世界观各不相同,设定的详实与自洽程度也不一,难免会让非书粉的观众产生苍白而无法入戏的感受,懒一点的可能就被劝退了。
 
而突破瓶颈的关键,决计不是单纯的制作提升,抑或在“X生X世”、主角身世等方面的内卷,而是故事、人设、视角、格局等方面的突破,或者历史文化底蕴的增强,人情味儿的回归,等等。
 
据媒体统计,目前已知的新一批“仙侠项目”已多达30余部,IP来源也是前所未有的丰富。其中包括三部《仙剑奇侠传》游戏(一、四与五前),国漫《狐妖小红娘》(竹业篇),沧月的《镜双城》《朱颜》(剧版即《玉骨遥》),来自晋江纯爱区的《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剧版即《皓衣行》)《天官赐福》,来自男频的《尘缘》《遮天》等等,还有更多来自九鹭非香、蜀客、十四郎等知名女性网络作家的奇幻言情类作品。
 
不难看出,其中许多是视频网站重点发布的S级项目,或者一直作为某某流量艺人的新剧为人知晓。如《驭鲛记》——迪丽热巴、《镜双城》——李易峰、《玉骨遥》——肖战、《重紫》——杨超越……
 
可见,即便现实题材已成主流、占据绝对高地,仙侠古偶还是平台乃至艺人方面所不能割舍的类型,也是深植中国观众文化基因中的偏爱。
 
狭路相逢,不管是风水轮流又转至游戏IP,再造《仙剑》奇侠梦。还是由更符合Z世代喜好的甜宠、喜剧、漫改带领仙侠继续向前,其实都是不错的结果。重要的是不同调性的IP能够各显神通,为仙侠扩充谱系、注入活力,而非束手束脚,强行打磨至千篇一律。
 
比如硬糖君就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首先,各位仙侠们得干点正事儿吧?每天嘴上说说拯救天下苍生实在太虚,不如给我们整个仙侠职场剧看看。人家齐天大圣不是也干过弼马温吗?仙侠考公,我看靠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1921》本月4日福州路演 累计票房已达3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