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争议的《上阳赋》,“倒霉”的章子怡
2021-01-15 12:25:06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别再消费我营销少女感了!章子怡的一条微博,让本就备受瞩目的《上阳赋》再添谈资。这是一部杀青于2018年的老剧,根据著名网文小说《帝王业》改编。作为章子怡下凡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据官方数据显示,剧集上线
“别再消费我营销少女感了!”
 
章子怡的一条微博,让本就备受瞩目的《上阳赋》再添谈资。
 
这是一部杀青于2018年的“老剧”,根据著名网文小说《帝王业》改编。作为章子怡“下凡”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据官方数据显示,剧集上线6小时斩获全网热搜34个,上线两天斩获全网热搜55+,可谓是话题度拉满。
 
然而,大众的期待没能得到质量上的回应。截至毒眸发稿前,《上阳赋》豆瓣评分从开分的5.8上涨至6.2,但相较于这个级别的制作团队与演员阵容,依然不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各种社交媒体上,也对章子怡有不同程度的吐槽。
 
章子怡微博下的网友评论
 
当话题热度褪去,对于作品本身其实也不乏好评。但对于一部剧来说,口碑可以低开高走,但主流观众是否还有耐心继续看下去就不好说了。
 
为何这部剧点燃了网民如此高涨的“吐槽”热情?在毒眸看来,“生不逢时”是这部《上阳赋》的主基调,“倒霉”的章子怡踩在了三股浪潮的尾巴上。
 
第一浪:电影咖演电视剧,从降维到降级
 
早年间章子怡走红时,张艺谋就曾奉劝过,“不要演电视剧”。然而,近些年大荧幕转战小荧幕的演员其实不在少数,而章子怡,恰恰是尾巴上的那个。
 
纵观这些知名电影演员转战电视剧的作品,除了少数情况(如《红高粱》)外,其余的要么在口碑,要么在收视上栽了跟头。例如豆瓣评分高达8.1的《天盛长歌》,根据云合数据连续剧有效播放霸屏指数显示,在天盛长歌播出的2018年8月与9月两个月间,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在9月排在第九名,在8月甚至没有进入前十。
 
盛名之下,为何这些电影演员们依然要转战电视剧?
 
有的人是出于经济上的原因。如常年出演文艺电影的秦昊,曾在采访中表示,出演电视剧或综艺是为了给女儿更好的生活。一般而言,一整部电视剧获得的片酬相比于一整部电影而言是高出许多的。比如秦昊在2019年曾被爆出过电视剧片酬达53万一集,一整部电视剧可以获得2372.23万元的片酬,比起文艺电影的片酬显然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也有出于剧本上的原因,谁给的剧本更好就演什么。秦昊曾在采访中透露过自己与周迅的一段朋友圈互动,他问周迅“怎么想起来拍电视剧了?”彼时正在拍《如懿传》的周迅回复他:“现在哪有好电影啊?送我手里的剧本一个个写得那么傻,怎么演啊?”
 
但更重要的是背景是2016年前后,网剧崛起,这种依托于平台的剧集彻底改写了以往电视剧的形态——不再是作为家庭背景音出现,而是制作更精良、班底更电影化的内容。例如《河神》就是由来自工夫影业旗下的闲工夫出品,《无证之罪》则由影界著名制作人韩三平监制。
 
总的来说,对于这些颇负盛名的演员而言,影与剧之间已经不存在绝对的鸿沟。
 
在新晋谋女郎刘浩存最新的一则采访中,她透露,曾经和章子怡说过“不要演电视剧”的张艺谋,如今对她改口道:“无论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只要剧本OK都可以接,现在时代变了,要跟上时代。”
 
尽管如此,电视剧与电影在表演方法上却是有实实在在的区别的。张译曾在一则采访中提到了他的理解:“最大的区别在于表演的尺寸。在话剧场上,不仅需要让现场最后一排观众都能听清演员的每一个台词,也要让观众感受到演员的语气和心情,因此表演需要尽量夸张。而电影是一个超大银幕,镜头将演员的脸放大到了近7、8米的宽度。演员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哪怕轻轻一眨眼,甚至仅仅是一块肌肉轻微的跳动,都逃不过观众的眼睛。而电视剧的表演则恰巧介乎于两者之间。”简单来说,由于最终呈现画幅的差异,大荧幕细节更多要收着演,小荧幕则要更加放开。
 
对于习惯了电影表演方式的电影演员们来说,乍然转战电视剧,在表演上确实容易出现错位。这或许也是张艺谋当年劝告章子怡不要出演电视剧的原因。
 
如章子怡在《上阳赋》中的表演,被网友们冠上了“僵硬”、“苦大仇深”、“盲人”等标签。
 
豆瓣《上阳赋》下的部分热门短评
 
这样的评价出现,也一定程度上与她长期在电影作品中“收着演”有关。
 
知乎 “如何评价章子怡的演技?”问题下的高赞回答
 
尤其是作为国内外获奖无数的影后,观众会在演技上对她抱以更高的期待值,哪怕只是演绎得无功无过,也会因落差感而放大失望。同样的现象也在《天盛长歌》《宸汐缘》播出时出现过,由于张震、陈坤、倪妮都是公众心中的电影咖,稍有不慎就会立刻被打上不满意的标签。而这种评价标准只会随着入场先后水涨船高——毕竟观众会认为,后来者有更多经验可借鉴。
 
更何况,很多电影演员转战电视剧,跨度还不仅仅是表演这一项而已。
 
第二浪: 大龄变低龄,观众难耐
 
大龄跨低龄,就是这另一“跨”。
 
《上阳赋》中,彼时38岁的章子怡饰演的角色王儇最开始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并且,不止主角一人,围绕在王儇身边的少男少女的饰演者们,年纪均在35岁以上,形成了一整个大龄剧组。
 
大龄演员演年轻角色,在近些年行业中实为普遍。前两年有《如懿传》中的周迅,《大明风华》中的汤唯;近段时间有《有翡》中的赵丽颖,《燕云台》中的唐嫣,《大秦赋》的张鲁一,无一例外都是从角色的少年时期开始演。
 
尤其是近期接连播出的《大秦赋》与《上阳赋》,主角自我介绍年纪轻轻,脸上却是沧桑满布,让观众不自觉地将两者联想到一起。作为后来者的《上阳赋》,不巧接档了还未平息怒火的主流观众。
 
嬴政与王儇的相似度
 
频频出戏的观众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非要用年纪大的演员演角色的少年时期,不能另行安排年轻演员吗?
 
从行业的角度来说,其实这情有可原。
 
一方面,从投资方的视角而言,随着近些年头部大剧的制作成本水涨船高,控制投资风险变得更加重要。而咖位高的演员从头演到尾,能保证剧集话题度与热度的持续,是投资上相对稳妥的选择。
 
其次,从剧作的视角而言,许多剧本的原著就囊括了从年轻到年老的人生历程,前期采用年轻演员有各种表达层面上的风险。
 
比如《上阳赋》原著作者就提出了自己的理解:“她的人生重大事件很多都发生在20岁之前,相爱、丧母、丧子,若用少年演员,能撑起这个阶段的生离死别吗?”
 
再比如《大秦赋》给出的理由:嬴政前期已经用了两个演员的形象,如果再加一个的话就一共有四个嬴政了,对于观众来说也会造成观看困扰。
 
《大秦赋》制作团队接受采访原文
 
但对观众来说,他们是唯结果论者,更多的只看播出效果。
 
另一方面,从剧作的角度上看,不启用年轻演员,少年的问题真就无解了吗?其实不然。
 
例如同样基于知名IP改编的《棋魂》,在原著设定中主角是一名小学生。而为了匹配主演胡先煦的年龄感,剧版《棋魂》修改了主角的年龄设定,调整为中学生,并且顺势在剧作中加入了“参加高考还是当职业棋手”的中国特色困境,将日本IP改编出本土风格。
 
《上阳赋》本身作为架空历史剧,显然比《大秦赋》具有更多改编层面上的自由。因此,哪怕在演员阵容固定的情况下,年龄违和感也依然有挪动空间。
 
当然,这是一部四年前就在拍摄的剧,彼时市场上还是簇拥《锦绣未央》之类的剧集,而经过这几年,观众的口味也逐渐变刁,对“违和感”的阈值也逐渐降低。这点,或许是《上阳赋》的制片方未曾料到的。
 
从前40岁的刘晓庆可以演15岁的少女武则天,虽然演技灵动但是单从外型上并非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新白娘子传奇》中叶童女扮男装饰演许仙,但单从扮相上来说其女性特征也并非“毫无违和感”。
 
在当时的文化环境中,对于角色外型上的“违和”是存在一定的包容度的。一来,人们欣赏电视剧时的心态与欣赏话剧类似,无论是服化道还是特技效果,或许与现实不完全一致,但不妨碍他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去弥补,将关注点更多地落在人物的演绎上。二来,彼时国产剧精品甚少,制作能力与专业水平有限,忍受违和感也是不得已。
 
例如被网友戏称为“丫头教教主”的“西门大妈”的杨钧钧,同样是以不符合角色年纪的扮相出镜。但由于她是当时多部剧集的投资人与监制,拥有选角上的绝对话语权,因此不论观众是否买账,这样的情形都难以避免。
 
但如今,随着中剧崛起,观众已经将国产剧里的顶尖作品与Netflix相比较,不但在题材、拍摄上有诸多要求,对演员细节也具有了较高鉴赏能力。在这样的审美下,当观众骤然发现,“该是15岁的少女眼角竟有鱼尾纹”,对于其进一步的演技展开与剧情走向,也就失去了欣赏的基础。
 
更重要的是,在平台内容爆炸式供给下,现今观众追剧时还有“黄金七分钟”的定律存在。腾讯视频电视剧副总监孙宏志曾在2019年总结了平台观众的追剧规律——“黄金七分钟,生死前三集”。“第一集的弃剧用户中有35%是在前7分钟内弃剧,第7分钟之后,所有拖拽、快进以及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会有提升20%,几乎有40%观众会在前三集就弃剧。”简单来说,如果没能在前几分钟抓住观众的心,这部剧大概率被会很多观众放弃。
 
《上阳赋》正是吃了这个亏。在剧情开展初期就因人物设定与观感不符,使得观众产生反感进而弃剧之后,即便后续情节相当精彩,也难以再唤回流失观众的心。目前,《上阳赋》的豆瓣评分已经从开分的5.8上涨至6.2,并且还在持续上涨中,有可能复刻《如懿传》和《宸汐缘》的口碑逆袭之势。但即便如此,后续的热度与播放量想节节攀升也并非易事。
 
第三浪:终将被抛弃的大女主?
 
最后一个尾巴,是属于大女主的。
 
许是受到《甄嬛传》的启发,2015年前后市场上涌现出一批从女性视角出发,让女性成为核心掌权者,讲述某一女性成长经历的电视剧,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大女主剧。
 
据网络数据统计,2017年全年制作电视剧1.6万集,其中50%以上都是大女主剧,古装剧在其中占35%左右,女权题材更是占比70%-80%。“女强”、“女权”成为古装电视剧中最热门的主题,在2017年前后,已播与未播的大女主剧数量高达100多部,翻看一下观众熟知的青年女演员的作品列表,几乎人手一部。
 
这些大女主剧通常都来源于网络上最火的网文IP,《女医明妃传》《锦绣未央》《醉玲珑》《楚乔传》《大明风华》……这些小说本身就有强大的女性粉丝基础,具有先天的热度和关注度。
 
这些网络小说打开了一个影视剧改编的新世界。以往的电视剧都是在男权社会的语境下展开的,女性角色在其中,更多的是依附男性角色而存在。而大女主剧都以女性为主角,满足了不少女性观众的燃点。
 
加之过去几年,女性思想迅速觉醒,也让“大女主剧”赶上了这一波时代浪潮。据Mob研究院《2020“她经济”研究报告》显示,从75后到95后,硕士及以上学历女性占比从1.6%上升至7.6%,占比已经反超男性;男女收入差距也日渐缩小,95后男女占比差距仅有0.1%。收入与学历上差距的弥合反应到女性身上,便是她们也比过往更重视“个人价值”。
 
前几年,大女主剧基本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延禧攻略》《如懿传》《芈月传》这类权谋宫斗剧,还有一种是类似于《楚乔传》《扶摇》《秦时丽人明月心》这种不断“打怪升级”的成长型女主剧。但可惜的是,这些层出不穷的大女主剧,表面上看起来女主有事业、有选择、有智慧和谋略,但实际上依旧无法摆脱“玛丽苏”的内核,几男爱一女,英雄救美的情节比比皆是。
 
《秦时丽人明月心》里的丽姬拥有守护她的荆轲,爱护她的秦王,历史都因丽姬而改变。《楚乔传》里的贵族宇文玥、世子燕洵、皇子元嵩、太子萧策无一不爱慕女主,不论楚乔遇到任何危险,面临任何困难,他们都会及时出现帮女主扫清障碍。
 
这些国产剧中的女主们,她们人设单一、同质化严重。拼事业的过程中,女主依旧时刻需要被男性角色保护,靠男性角色开路,人物经不起推敲。女主们并非真正把握了自我价值,只是表面掌权,最终还是走不出偶像剧的套路。
 
对比之下,美剧《傲骨贤妻》《绝望主妇》,包括去年爆红的《致命女人》等女性作品,则更切中要害,讨论女性生存痛点,是真 “大女主剧”。
 
因此,在持续接近6年的套路化大女主剧井喷期后,观众们逐渐产生了审美疲劳,收视率与口碑均不尽如人意。毒眸整理了2015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大女主剧及评分,除《延禧攻略》在类型化上有所创新,评分较高之外,其余均没能突破6.5。
 
影视行业回调,大IP沉寂之后,大女主剧也基本走进了尾声,取而代之的是更符合女性主义的现现实题材电视剧。而没能在大女主剧井喷期“赶上车”的《上阳赋》,在2021才匆匆上线,已然格格不入。
 
事实上,从剧集本身的品质而论,《上阳赋》并非一无是处。
 
在制作班底上,《上阳赋》的团队都是久经业界考验的。总导演是《英雄》《我的父亲母亲》的摄影师侯咏;美术总监韩忠和章子怡合作过《英雄》以及《十面埋伏》,还曾是《如懿传》《军师联盟》的美术设计;灯光指导也是与章子怡合作过《一代宗师》的邹颖伦。这样的班底给画面、美术、造型、灯光等多方面提供了保障。在不少观众评价中可见,电影级的视觉体验,是国产剧中极少能提供的。且随着剧情走入后半段,实力派演员的个人魅力结合角色的人生阅历铺散开来,有望实现反转。
 
只不过,审美本身就是周期性流转的。“电影人演电视剧”、“大龄演员演年轻人”、“当红女星演大女主剧”,恰巧三股潮水都流到了尽头,让观众失去了耐心。本来在两年前就杀青的《上阳赋》如果尽早开播,在中流的浪花中不说多么出色,但或许也不至于陷入差评的漩涡。
 
站在2021 的开头,《上阳赋》是上一个时代的终响,但没能赶上那趟末班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最强大脑8》脑力天梯榜首度锁榜 风暴博弈残酷升级
下一篇:[相约北京]中央民族乐团的这份惊喜“大餐”,安排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