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被姚晨力挺、被池子diss,杨笠的脱口秀到底冒犯了谁?
2020-12-28 15:19:40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杨笠是个神奇的脱口秀演员,每次她讲出脱口秀的上半段,总会有一群人,尤其是男人,跑出来演出这个段子的下半段。比如,有些中国男人就是超级英雄,真的,他们的特异功能就是:我听到一个女性说的脱口秀段子很不...
杨笠是个神奇的脱口秀演员,每次她讲出脱口秀的上半段,总会有一群人,尤其是男人,跑出来演出这个段子的下半段。
 
比如,有些中国男人就是超级英雄,真的,他们的特异功能就是:我听到一个女性说的脱口秀段子很不爽,然后我就举报你。
 
举报的内容呢,是说杨笠的脱口秀内容,是对男性群体的攻击,不利于社会和谐。
 
但是我真心觉得这些男性朋友就是想捧红杨笠,真的。
 
上一次,托储殷教授怼脸小视频的福,杨笠“虽普但自”的段子更火了,
 
这一次,托某位举报者、还有池子的福,没听过她脱口秀跨年的网民也知道“男人还有底线呢”的段子了。
 
杨笠实红,都靠你们这些了不起的男人。
 
最新的故事发展是:姚晨也站出来力挺杨笠,27日晚,姚晨发文说:“每当这样一份冒犯被慢慢接受,我们的世界也就多了一份关于生命的、人性的可能。”
 
随后她又回怼恶评网友,“一个女人,对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女明星充满如此大的恶意,我只能祝福你生活幸福一些了”,“你是如此的普通,却是如此的自信”。
 
无论如何,当人们盘点中国脱口秀简史,2020年注定会留下杨笠的名字。
 
她不仅和李雪琴等出色的脱口秀女演员一起,为这一届脱口秀,增添了很多新的女性视角,而且几乎凭一己之力打破了中国男人缺乏幽默感的说法,你看现在所有网民都知道了,某些魔幻的脆弱男性有多么好笑。
 
唯一遗憾的是这场魔幻喜剧,大概会让一些听过国外女性脱口秀的听众感到好神奇:“为这几个段子就感到被冒犯了,中国男人是不是不懂什么叫脱口秀?”
 
他们说冒犯的话就不要说出口,可脱口秀就是冒犯啊!
 
杨笠说了个段子而已,有些男人又觉得被冒犯了?
 
以前老一辈相声表演艺术家说相声,要讽刺谁的时候,先会给下面的观众打预防针,“这说的可都不是您啦”,到底是不是呢,没人计较,笑一笑就过去了。
 
可是这届脱口秀观众太与众不同了,杨笠也没说说的是谁,他们自己跳出来告诉世界:骂谁呢?
 
那我们首先来搞清楚,杨笠这次又说什么了?
 
其实杨笠上的是《脱口秀反跨年》,节目请来不同圈层的嘉宾,号称要直击和宣泄2020年的所有憋屈,想不到让某些男性朋友憋屈了,真是意外之喜。
 
嘉宾里有网络红人,像朱一旦、钟美美;也有娱乐圈的明星,像张雨绮、杨幂、毛不易、李诚儒;也有刑法学教授罗翔、眼科医生陶勇这样的公众人物。
 
当然也有笑果文化的常规阵容,比如李诞、王勉、李雪琴、王建国,还有杨笠。
 
杨笠这次的段子,也是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的段子延伸出来的,当解释为什么这个段子得罪了很多男性时,杨笠说道:
 
“你们男的也太难讨好了吧。我说你是个‘垃圾’,你肯定不乐意;但如果我说你是个好人,你也觉得我在侮辱你;现在我说你是个普通人,你也不高兴。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见仁’见智的事情……”
 
谐音梗,王建国从此不再是第一。
 
虽然是直嘲,但台下的庞博、程璐笑得开心到不行,还喝彩了,说还有这样的“骂法”?充满英雄惜英雄的气概!
 
然后呢,就引出了又令许多男人们感到不满的新段子——“男人还有底线呢?”
 
杨笠自己总结了,她的段子之所以能效果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共鸣!
 
接下来故事的发展,就特别好笑了:有这样一群男性,对这个段子感到愤怒,他们认为,女性这么说脱口秀,就是对天下男人的冒犯。
 
表演一结束,前笑果文化员工、李诞的好朋友池子就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言说:真正的脱口秀,绝对不是杨笠那样!
 
这段发言我还是部分同意的,同意的段落是:罗翔老师的脱口秀讲得真的是精彩。
 
然后呢,同为《脱口秀大会》比赛选手,拿过“爆梗王”的张博洋说:在“脱口秀”的舞台上,只说性别,不论正义。
 
所以真正的脱口秀是不是杨笠这样呢?我是不知道的,但肯定不止是池子这样。
 
然后很多网友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发言表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脱口秀领域的问题,不要搞性别对立。
 
还有网友表示,“你不就是那样过来的吗?”
 
被网友吐槽之后,池子和张博洋的反应就更好笑了。
 
池子又发了一条微博,说自我认知是一个女性。
 
张博洋把评论给关了。
 
要说刚,他们果然还是刚不过储殷教授。
 
当年杨笠一句:“男人,你总是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我永远搞不清楚男人那小脑袋瓜里想的是什么? ”
 
曾在《奇葩大会》公然调戏邱晨、被骂“有病”的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愤然而起,专门录了个怼脸小视频,正面反击杨笠。
 
金句包括:男人自信不需要特别,因为普通男人可能长相一般,但你卸了妆是真丑。
 
又说女性都自以为是小公主,但其实是被消费主义洗脑、被商家忽悠的待收割韭菜。
 
而为什么没有人忽悠男性,就因为男性普遍更加理性!
 
看完这段视频杨笠又涨粉了。
 
大家一边为男性朋友们莫名的自负,莫名的自卑感到震撼,一边为“虽普但自”的观点点赞。
 
每一次杨笠的段子,要是没有这些感到被冒犯愤而反击的男性朋友们的托举,还真没那么好笑。
 
是这些了不起的男人们,让脱口秀之外的交斗,最终都外化为荒诞的魅影。
 
冒犯的话就不要说出口?脱口秀,冒犯者也
 
男网友对杨笠的段子不满,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当然是,他们感到了冒犯。
 
这件事换种方式理解,就是一个段子能出圈、走红、被追捧,必然因为它引起了许多观众的共鸣。
 
但男性观众们这种强烈的共鸣,也许都在杨笠自己的估计之外。
 
杨笠自己段子里的“观点”其实都算不上坚持,曾直言“如果我真的知道大家这样想(觉得被冒犯)的话,有可能会拿掉一些段子。”
 
比如上季《脱口秀大会》决赛,她的确是放弃了最擅长的男女差异的主题,转头去讲了一个自己想谈恋爱的小故事。然后果然也输掉了冠军。
 
但她时常低估了某些男性的脆弱。
 
如果你完整地看完一期节目,会发现脱口秀大会中表演文本是有固定套路的,在一个搞笑语境中,杨笠的本意或许根本没那么冒犯。
 
不过问题不在于杨笠本意冒不冒犯,重点是有些男性就是觉得自己被几句话冒犯了。
 
池子的“脱口秀肯定不是杨笠那样”的金句登上热搜后,有些男性朋友连杨笠的脱口秀资格也一并质疑了。
 
那到底什么是脱口秀?
 
脱口秀的第一个层次,就是李诞说的,“好笑就行”,不好笑肯定不是好的脱口秀。
 
脱口秀的第二个层次,还是李诞说的,“喜剧不是残酷的,生活是残酷的,喜剧只不过是帮你展示这种残酷,甚至可以化解一部分。” 陶勇这次说的段子,显然是对这句话的最好诠释。
 
脱口秀的第三个面向,就是以喜剧形式实现价值输出。那就可能有冒犯。
 
当然池子张博洋的许多段子还没到第三个层面,而是在第一个层面就冒犯了,只不过男性朋友觉得那不是冒犯而已。
 
比如几年前的《吐槽大会》第一季第一期,池子吐槽当场嘉宾王琳时,那段子尺度大的,有尊重过女性吗?没有,但大家觉得很好笑。
 
至于张博洋,当面用过柳岩和倪萍的身材外貌梗——“跳广场舞的没有柳岩,全是倪萍。”
 
当时倪萍老师就坐在台下,因为生病,身材略有些走形,在台上行动也不太方便,这样的段子好笑吗?倪萍有发条微博说自己被冒犯了吗?
 
有任何人站出来说张博洋这样开玩笑不合适吗?没有。大家都觉得好好笑哇!
 
为什么当时他们说那些段子,没有人批评他们冒犯了女性,如今女性脱口秀演员在台上说几个段子,在他眼里就叫“脱口秀不是这样”,而且“不正义”了呢?
 
大概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男性在段子中冒犯女性,大家哈哈大笑,都觉得习以为常了。
 
光是《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包括上届冠军在内,常见的女性段子背后隐藏的观点是:女生是消费主义的韭菜,在买买买的道路上永不满足。默认女性没有足够的智力,男性要看着女性成长成熟,默认女性没有足够的理智,男性忍耐女性的“无理取闹”。
 
当女性稍微冒犯一下他们,他们当然要立刻跳脚。
 
可是脱口秀的本质就是打破常规,是“冒犯”的艺术。
 
现在批评杨笠的声音说,要在观众心理所接纳的内容尺度进行脱口秀表演,使观众不觉冒犯。女性脱口秀不能讲得太过、太尖锐。
 
就连吴昕也曾好心提醒杨笠,“你下次写段子,别太重口味”。
 
可是“冒犯”与否取决于被冒犯者的主观感受,质疑杨笠的脱口秀太过、太尖锐的男性朋友,怎么没想过,男性脱口秀演员要在女性观众心理所接纳的内容尺度进行脱口秀表演,使女性观众不觉冒犯呢?
 
说到底,还是因为有些男人们觉得女性可以被脱口秀冒犯,男人们不能。
 
波伏娃有云:“最平庸的男性面对女人也自以为是半神。”
 
但究竟是女性脱口秀冒犯了男人们,还是有些男人误解了在脱口秀和尊重本身?
 
因为大家都是这样,从小受到的教育也是这样,就好像社会本该是这样。于是池子等各位男明星迫不及待跳脚给大众看,恰恰用亲身行为论证了杨笠的段子多正确多精彩。
 
绝佳讽刺背后,人们才发现杨笠这样的脱口秀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女性脱口秀赶紧冒犯一下他们吧,他们真是太欠冒犯了。
 
你真棒,了不起的杨笠小姐
 
所以这个故事里,真正了不起的是谁?当然是我们可爱的女性脱口秀演员们。
 
她们的生命力是如此强大,才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依然为女性脱口秀打开格局。
 
前两年有一部叫《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的美剧很火,讲的就是一个漂亮的全职主妇如何成为脱口秀演员的故事。
 
但杨笠说,这部剧脱口秀演员根本不能看,因为太理想化了。
 
麦瑟尔夫人那么漂亮,这在脱口秀界根本不可能。杨笠曾经自我调侃过,幸好她长得刚刚好,不至于让人忽略她的才华。
 
“你知道再好看,我就不好笑了。”
 
可以发现在说脱口秀这件事上男女就是不平等的,庞博也很帅,大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女性喜剧人长得好看是真的不行,所以贾玲到现在都不敢减肥。
 
杨笠入行也很艰难,在做脱口秀演员之前,从河北秦皇岛某农村走出来的杨笠,从事的是设计师职业,经常拿不到尾款。后来她辞了平面设计师的工作,去剧场当检票员。每天要做的就是检票、把客人领到位子,像一个机器,什么都不用想,“可以不在乎任何事”。
 
直到她站到开放麦的舞台上,她才知道:哦,原来我的天赋在这里,这才是我该做的那件事儿。
 
很多人喜欢杨笠,是因为在她身上找到一种孤独的共鸣。
 
在她那段直男段子爆红之前,出圈的是关于单身的段子。
 
“姐,你为啥不找个男朋友?我说,你为啥不上清华呢?是因为不喜欢吗?”
 
但她清楚,以女性的身份站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做公众表达,终究绕不开“女性”这个话题。
 
不止她,对所有女脱口秀演员都一样,“女性”是横亘在她们前的最大挑战,因为脱口秀最幽默也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很多时候缺陷就是你的笑点。
 
不是杨笠选中了这条爆款路线,而是这些段子就在那里,只是通过杨笠的嘴说出来而已。
 
正因为有她们这样的女性脱口秀演员,《脱口秀大会3》才摆脱了颓势。
 
赵晓卉抛弃工厂女工的标签用个人经历讽刺作为女性面临的被逼相亲的境遇;
 
颜怡、颜悦,从婚姻困境、身材焦虑等方面入手表达人们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与种种偏见;
 
李雪琴用幽默的段子讲出女性的人生困境:“我这辈子都没被这么多男人竞争过。”
 
风格各异的女选手们从女性视角出发,将年龄歧视、男性审美、职场差别对待、身材外貌焦虑,以及普遍存在的催婚、刻板印象等等议题说出来,然后红了,这件事本身不说明什么吗?
 
之前张雨绮总结的特别好,因为女性脱口秀演员的出现,这一季的脱口秀,终于不是只有直男的价值观了。
 
但杨笠的遭遇恰恰说明,无论是脱口秀领域还是脱口秀以外的空间,女性所掌握的话语权都是有限的,男性的自信和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依然无处不在。
 
脱口秀大会舞台上的男演员们,似乎可以随意吐槽女性虚荣、拜金,但杨笠出来说两句就是冒犯男性观众了,还被质疑收割女性话题红利。
 
这无不是在印证这个世界对于女性的苛刻,脱口秀是一门艺术,段子的本质就是调侃,调侃到谁了,大家笑笑就好,如果说真的有女性话题红利,那难道不是因为过去这个话题没有被真正挖掘过吗?
 
过去我们在康熙看小S吐槽男明星,看到男明星做作就翻包找她的枪,“这一枪我必须要开”;听到男性的土味发言,“就算露底我也要飞踢你”。说完,假装落寞的点烟,抖烟灰,喊一句,“给我酒”。
 
大家笑那么过瘾,大概也是因为,这样酣畅淋漓的女性搞笑太少了。喜剧如果都要被规定死了:不能过火,不能冒犯,那还好笑吗?
 
总有人想要认真表达女性脱口秀这样那样的嘲讽“不太合适”,可他们自己开女性玩笑的时候又时常脱口而出,“开个玩笑嘛,怎么玩不起”。
 
我觉得说这话的男人们真是太好笑了。
 
但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脆弱敏感的,罗永浩就非常欣赏杨笠的段子,在他看来:这(杨笠的表演),非常高级!“即使她是骂我的,我也挺爱听的。”
 
这才是懂脱口秀的男人,因为女性脱口秀就是很动人的,她们就在通过自己的文字,自己的经历,表达着女性对男人的态度,对生活的态度,对世界的态度。
 
笑话里包裹的恰恰是真实。真实往往是最锋利的。完全不冒犯的脱口秀是不存在的。
 
脆弱的男人们,请让搞笑的归搞笑,冒犯的归冒犯,我们才能保护住脱口秀里那一点点的无畏与天真。
 
对女性来说,最残酷的并不是生活本身,而是你只配过着这样的生活,还不能用脱口秀叫一句苦,说一句累。
 
作为一个很平凡还很自信、也不太有底线的男观众,另一些男观众的抗议的确让我更爱杨笠了。
 
这个世界应该是男人的,也是女人的,世界应该是多元的世界,而只有当女性纷纷敢于开口冒犯之后,世界才不会像一个直男癌的笑话。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光明优倍《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金声拍档”今晚揭晓 常石磊、王源走心演唱小甜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