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为什么“情节简单人物复杂”的电视剧更容易出爆款?
2019-09-10 15:44:52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今年的爆款剧《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都是去情节化的剧。什么叫去情节化?去情节化就是弱化情节的功能而突出人物的功能,以人物推动故事而不是以情节推动故事。电视剧的冲突构建都满足一个规则:遇...
今年的爆款剧《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都是“去情节化”的剧。
 
什么叫“去情节化”?“去情节化”就是弱化情节的功能而突出人物的功能,以人物推动故事而不是以情节推动故事。电视剧的冲突构建都满足一个规则:遇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去情节化”简言之就是“人物复杂情节简单”。
 
于正在一次分享会上谈到了“情节和人物”的问题:“我这次去FOX,他们说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就是最好的故事是人物复杂,情节简单,中国的故事都是情节复杂,人物简单,都是倒过来的。人好看,情节才会好看。所有的戏脱离不开,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的规则。如果你情节复杂,人物简单了,观众看什么?所有违背写作规律的创作都是不对的。”
 
刘和平在一次讲座中谈到“情节”的问题:“文艺作品写的都是小事,没有那么多大事。文艺作品靠的是大量的细节来丰富完整的故事的。我们老说故事要有情节,甚至要有戏剧化的强情节,文艺作品哪有那么多的情节呢?无非是生活常态,更多的是不同人在不同情况下的行为表现和人生态度,能将这些写得生动鲜活是足以感动读者和观众的。《红楼梦》就没有很多故事情节,依靠的是大量精彩、丰富鲜活的细节,这些都是琐碎的生活小事。我写宏大叙事的题材,把握一个诀窍,就是写小事,不要将大事往大里写。”
 
侯鸿亮当年看了《士兵突击》后找兰晓龙合作,就是因为侯鸿亮觉得:这个剧是在跟着“许三多”这个人物走而不是跟着情节走。
 
高满堂说:“目前我们的电视剧创作有一种常见的通病,就是情节的列车在狂奔,人物还在始发站。”
 
邹静之大师有名的言论:三流的编剧写情节,二流的编剧写人物,一流的编剧写味道。笔者将邹大师说的这种“味道”理解成一种:历史环境氛围、时代文化语境。国内的比如《三国演义》《红楼梦》,国外的比如《权力的游戏》。能写出“味道”的大师不多,但是能写出好的人物,已足以成为好作品,从商业的角度能写出好人物就具备爆款的可能。
 
平庸普通的人物形象,自然打不动观众的心
 
随着科技的发展,短视频等各种新式媒体的出现,娱乐的影像在不断地多元化,娱乐商业的本质已经变为对用户时间的争夺、流量的争夺。具体到电视剧这种长视频载体,观众为节省时间2倍速观剧已经成为趋势。
 
与此同时,观众对长视频单位时间内传递出的信息量、节奏感提出了严苛的要求,以致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部分观众判断一部剧好不好?就是判断它节奏快不快?如果节奏拖沓就有注水嫌疑、就不是好剧、就会弃剧。
 
观众的诉求和反馈,给到制作方后,部分制作方就把“强情节、快节奏”的标准当成一个项目的核心,这种畸形操作非常容易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注重情节而忽视人物,最终违背戏剧规律和制作规律。平庸普通的人物形象,自然打不动观众的心,观众自然会弃剧。
 
“快节奏剪辑”如果使用不当,就会破坏整体的叙事进程
 
中国“家庭陪伴式电视剧”讲究“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讲究情感变化的循序渐进。为了加快节奏的“快节奏剪辑”如果使用不当,就会破坏整体的叙事进程。
 
于正说:“我经常跟很多导演聊天,他们会说这个画面构图希望什么样的,希望找什么样的演员来呈现。其实,这都是错误的。好的导演是把不同类别的表演归结到一种气场里面,让大家的表演就像生活一样。”
 
电视剧中任何影像的创新、叙事的创新核心还是聚焦在人身上,无论影像的花样多么新鲜技术多么高新,无论叙事的玩法多么前瞻出奇,都离不开表达人物在特定环境下的:行为、状态、情感变化、价值观。
 
最终打动观众的不是影像、不是叙事,而是人物,影像和叙事只是艺术方式艺术手段,而不是本质和本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腾讯视频《脱口秀大会2》王建国、呼兰并列第一晋级总决赛 汪苏泷回应买榜质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