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网剧三年:以“短”起家,以“长”提质
2019-03-09 11:25:40 来源:电视剧鹰眼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去年,视频网站短剧集的风突然刮起,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率先提出打造短剧集时代,并直言要让短的梦想照进长的现实。与此同时,各大影视公司和其它视频网站也纷纷拥抱短剧集市场,其核心原因直指居高不下的弃...
 
去年,视频网站短剧集的“风”突然刮起,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率先提出打造短剧集时代,并直言“要让短的梦想照进长的现实”。
 
与此同时,各大影视公司和其它视频网站也纷纷拥抱短剧集市场,其核心原因直指居高不下的“弃剧率”,爱奇艺曾发布数据,45集以上的电视剧的弃剧率自2016年开始逐年攀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已经高达56%。
 
除了观众弃剧这一内部原因,短视频的突然崛起也让视频网站倍感焦虑。据索福瑞2018年底研究报告显示,过去六个月,短视频成为网民使用率最高的视频媒体形式;
 
QuestMobile2018年互联网报告中也显示,短视频已经成为使用时长全网占比最高的典型细分行业,总使用时长同比上涨1.7倍,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
 
短视频不断抢夺网络用户的时间,对主打长视频的视频网站造成了严重的分流,视频网站针对这一现象推出了与以往不同的打法:爱奇艺推出多部12集短剧,并首开竖屏剧概念;优酷也在秋集上宣布竖屏资讯内容;腾讯视频推出了5集迷你剧。
 
这些作品虽不乏口碑之作,但无论是网播表现、网络声量还是综合质量上都难以与长剧集媲美,这也不禁让人们提出疑问,现阶段,视频网站是否应该为短视频的冲击而感到焦虑?短剧集又能否为他们缓解焦虑?内容创作的症结究竟在哪里?
 
网剧三年:以“短”起家,以“长”提质
 
电视剧鹰眼对2016—2018年六家视频网站上线的网络剧做了数据整理,从中发现,2016年网剧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受到网络端传播媒介的影响,展开了与传统电视剧差异化打法,大批短剧集网剧应运而生,全年数量占比高达73.6%。
 
然而两年过后,网剧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短剧集渐渐“失效”,其数量占比较2016年下滑29.2%,而长剧集后来居上,两者差距进一步缩小。
 
除了数量上的剧烈变化,长剧集网剧质量的大幅提升有目共睹,反观短剧集,却难以再现两年前大批精品刑侦悬疑剧涌现时的风光。2017年,长剧集网剧全年集均网播量直逼5000万,同比实现了近2倍的增长,2018年即使缺失了爱奇艺一个多季度的流量数据,其集均网播量也突破了4000万。
 
而短剧集的市场号召力逐年下滑,2017年集均网播量直降47%,2018年更是跌破1000万,即使BAT纷纷宣布加码短剧集,至今也并未出现亮眼作品。
 
更令人忧心的是,短剧集网剧不仅在大盘上丧失了竞争力,更难以跻身头部爆款的阵营之中。2015年短剧集网剧可谓别开生面,全年共计11部网剧集均网播量达到1亿以上,而短剧集有9部之多,去年共计10部网剧集均网播量达到1亿以上,而短剧集仅有《法医秦明2清道夫》1部上榜。2015年集均网播量1亿+剧目的平均集数只有15.2集,而2018年已升至46.1集,较两年前足足增长203.3%。
 
由此可见,长剧集已经彻底垄断了头部网剧市场,而短剧集竞争空间已经从头部逐渐下滑至腰部,甚至尾部,去年集均网播量不足1000万的短剧集高达117部。
 
从以上三组数据可以得出结论:网剧在起家阶段投入规模小,无法支撑长期资金消耗,便通过短剧集“以量开山”,随着资本入局,网剧投入规模和质量标准直线提升,长剧集逆势上扬,加上电视剧和网络剧的审美趋势和制作要求日渐统一,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都意识到利用长剧集打造网剧精品化才是“长久之计”。
 
短剧集有“远虑”也有“近忧”,焦虑症结在于内容而非集数
 
短剧集是典型的“爆发型选手”,虽有成就爆款的实力,但当质量的标准线提升后,出现了明显的蓄力不足,至少在当下,长剧集更加符合国产剧的创作规律和观剧审美,而且这种趋势在未来会继续延续,原因有以下三点:
 
第一,头部影视公司已经开始分食网剧这块蛋糕,他们的入局势必进一步推进网剧工业化进程,在考虑投资与收益的平衡下,长剧集自然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无独有偶,视频网站同样知道长剧集将为平台的会员收益打开怎样的切口。从去年BAT公布的数据来看,几部会员拉新最为成功的剧目中,集数最短的《镇魂》也足有40集。在会员逐渐取代广告成为视频网站实现盈利的关口,长剧集自然是视频网站的长久战略。
 
第二,当下的网剧市场中,短剧集的创作并不成熟,短剧集网剧虽然能倒逼题材创新,但长久来看,也存在过快消耗题材的隐患。不仅如此,视频网站题材主流化越发明显,企鹅影视CEO孙忠怀就在东方卫视制播年会上表示,视频网站对于创新题材的探索,也都是在保证主流题材播出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对视频网站而言,以大众性题材规避风险、保住大盘才是重中之重。
 
第三,目前短剧集网剧还未找到创作的突破口。前两年,制片方和平台方多次呼吁国产季播剧应加快步伐,然而最终结果事与愿违,一味效仿季播美剧的制播模式对于国产剧来说本就是一条不通的路。
 
首先,两者审查模式不同,国产剧先审后播意味着只有重点打造长剧集才能保证审查的可控性,避免亏损风险。其次,观影习惯不同,前有文学戏曲,后有电影剧集,都能看出史诗型叙事、长叙事更符合中国观众的艺术审美。
 
最后,单集投入规模不同,对标美剧,国产网剧单集投入价格远远低于美国市场,季播美剧不乏单集成本过亿(美元)的作品,以Netflix季播自制剧《王冠》为例,其平均每集成本高达1300万美元,而国产自制网剧单集投入在近两年提升至600—800万人民币,但与美剧相比还存在一定距离。
 
其实,与其为弃剧率忧虑或急于效仿美剧的季播模式,不如正视国产网剧的创作规律,长剧集依旧是国产剧创作的支点,其症结在于内容,而非集数,无论制片方还是平台方,都应该坚信真正能取缔焦虑感的是优质的内容与观众的口碑。
 
结语
 
在BAT纷纷宣布加码短剧集后,其效果并不理想,国产网剧进入短剧集时代任重而道远,但不少实力雄厚的网剧公司也加快短剧集的制作,所以,国产短剧集网剧的未来发展还有待观察。用户从不缺乏对优质短剧集的期待,但平台方和制片方也应对短剧集有理性的看待,能抗衡短视频分流的不是与之趋同的创作,而是对内容精心的孵化和制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青春的花路》看片会“七老哥”合体 范丞丞形容房车旅行:“像网恋奔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