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明星后援会乱象丛生,旺盛粉丝经济的“背阴面”
2018-11-28 14:13:47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近日,白敬亭的粉丝站-LittleWhite93-BJT以贩卖大量白敬亭周边圈钱跑路而受到白敬亭粉丝白鸽的讨伐。白敬亭工作室闻讯后迅速与后援会联系并决定先垫付站子所造成的损失,并且帮助粉丝推进维权进度,这样的行为成...
近日,白敬亭的粉丝站“-LittleWhite93-BJT”以贩卖大量白敬亭周边“圈钱跑路”而受到白敬亭粉丝“白鸽”的“讨伐”。白敬亭工作室闻讯后迅速与后援会联系并决定先垫付站子所造成的损失,并且帮助粉丝推进维权进度,这样的行为成为了“饭圈美谈”之一。
 
白敬亭粉丝这次有官方工作室“撑腰”自然是让不少别家粉丝都感到“羡慕”,因为在长久以来的饭圈经济纠纷中,真正能够维权成功的案例鲜少可见。在粉丝文化的不断变质转化中,“资源有偿化”慢慢促进粉丝经济发展的同时粉丝经济纠纷也“纷至沓来”。
 
作为明星与粉丝之间的“交流信息集合地”,粉丝应援站随着偶像文化的兴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在粉丝所能带来的资本诱惑下,无门槛、无监管的开站“低成本”境况让许多人逐渐萌生从中捞取私利的念头。在后援会极强的组织力和宣传力的反面,也存在不少活动管理不当、资金账目不明的情况。明星后援会乱象丛生。
 
“真”风险 “假”透明,站子乱象不止
 
“站子出PB(photobook的简称)吧!我第一个疯狂购买!”
 
不少为粉丝提供偶像优质活动图的应援站微博下一般都会有这样的“粉丝发言”。这种由粉丝自制的图册,由应援站前线提供原片并按照应援站自身风格进行修片调色,然后设计排版而成。在应援站能力者成员们的“妙笔”下,站子PB往往风格自成一派,制作精美,填补了不少官方周边的“缺口”。站子的PB大部分在200-300元不等,而就算制作再精美,一本图册标价300也略微昂贵。相比较制作成本来说,偶像周边的盈利空间是非常之大的。
 
除了自制周边,代购也是应援站的一大“任务”。因为语言的不通,不少国内粉丝在饭国外的爱豆时,最易相信的便是有能力有组织的粉丝应援站,而作为应援站也为粉丝背负专辑代购重任。“每年我爱豆的专辑我都是在自家各个站子里代购的,我自己也搞不懂那些规则,”一位追韩团的粉丝这样告诉笔者,不少粉丝都是这样的状态,跟着有名望的粉丝应援站走就觉得不会错。
 
“然而有时候也会判断失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站子背后会不会有人半路‘劫财’。”对于粉丝来说,在投入资金的那一刻也同时承担了风险。
 
早前,韩版《PRODUCE 101》出身的选手金Samuel因在节目里的优异表现吸引了一大批中国粉丝。因此,在金Samuel发行专辑的时候国内便产生了较高的代购需求。而作为金Samuel在国内有较高影响力的“金Samuel中文首站”在开办链接收取粉丝代购费之后,便遭到了前任站长应嘉敏的“抢劫”。虽早已因财务纠纷卸任站长一职,但是应嘉敏却在交接工作的时候隐瞒了中文首站财务账号的副密码,并且通过与管理层贾真一的合作将专辑代购的资金全部提走。
 
而应嘉敏并不是第一次“作案”,据相关粉丝爆料,早在应嘉敏成为“金Samuel中文首站”站长之前,就已经在韩国明星“ONE郑帝元吧”卷走20万集资,是一个利用粉丝牟利的“惯犯”。
 
跨国追星风险大,追国内明星也“暗箭难防”。
 
十月初,演员季肖冰的后援会便因“拘禁粉丝”“成功出圈”,成了各家粉丝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在所谓“拘禁粉丝”的背后,正暴露了不少粉丝后援会在管理上权利滥用、利益混乱的本质。偶像的免费生日会,后援会却私自收取200元一人的参与费,甚至在公布的应援账目中后援会也企图以作假来填补资金的缺口。
 
不止如此,曾经闹得人尽皆知的“邓伦粉丝烧饼宴”的背后也有一笔说不清的帐。据传邓伦粉丝为了应援《我的真朋友》杀青宴众筹集资高达9万元,应援却做得“不尽人意”。虽说后援会已澄清“烧饼宴”是因为餐车无法进入场地所导致,但是在公开的账目上,也被粉丝发现了“发货时间异常”“微信截图虚假”等不正常现象。
 
作为应援站接受粉丝的监督是潜在的共识,因此透明化的财务状况也成为了站子们努力要达到的目标。“做假账”也成为了应援站给予粉丝安全感的“错误方式”,在集资应援上粉丝投入了“真风险”却获得了应援站虚构出来的财务“假透明”。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饭圈有特殊的信任体系
 
在粉丝经济有效形成并传播的同时,粉丝也逐渐完善了“资源付费”的观念。于是粉丝们对于这类周边的制作接受度极高。因为在粉丝眼里这是对站子制作成本的一种“付费”。不止是PB的制作,应援站与粉丝还有许多经济上的“置换”,在看似良性的模式下,即使在周边生产链上有人利用监管漏洞来谋取私利,只要不过分出格,粉丝都是能够“接受”的。
 
应援站所售卖的周边不一定是最高质量的产品,但是一定是经过了站子设计与策划的“有价值商品”,应援站一般不会无原因售卖周边,“盈利部分用于生日应援”、“为日常活动应援做资金储备”等等理由是粉丝接受周边形式的一大重要前提。
 
粉丝也明白周边贩卖所得的盈利空间有多大,而粉丝对于粉丝应援站的信任,是周边销售量高的一大因素。饭圈中粉丝之间的信任建立是非常特殊化的,素未谋面的粉丝可以通过网络进行交流,也可以进行日常最为谨慎的“财务交易”。而这种信任来源于对同一个偶像的“爱”,因为出发点都是为了偶像发展更好,所以粉丝选择信任。
 
说到粉丝集资,便不得不说今年年中大热的《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所引起的集资“攀比”热潮,孟美岐家的后援会甚至集资总额高达1200万。相对于贩卖周边这种资源置换行为,集资行为更为直接,方向也更加不明确。而今年因为集资的不可控,政策上开始对粉丝集资进行“打击限制”。
 
但是集资的主动性掌握在粉丝自己手里,为了给偶像更好的应援,粉丝愿意通过应援站来进行组织性的“资金支持”也“无可厚非”。并且在当今的网络时代,越来越多的新型App为追星族提供了便利。App Owhat便是一个为了粉丝与应援站能更好进行“购买”与“投资”交易的平台,在Owhat上,几乎每一家偶像的应援站都会开办集资链接,集资金额没有硬性规定。
 
粉丝只需要动动手指便将钱转入了集资应援站的账户,“我每天都会定时集一点小钱给应援站,其实就像存钱一样,长期坚持下来,会觉得自己为偶像做了一件特别大的事儿”。一位学生粉丝这样告诉笔者,他们不像工作党粉丝一样有充裕的资金来支持自己的偶像,但是集资这种“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依旧选择性的去做一些。
 
为了给偶像出一份力,有时间的人进行活动组织为偶像“奉献”,另外有钱但是没有时间的人则选择将资金作为自己的心意交给有组织规划的应援站“代劳”。
 
正因为粉丝对于有些应援站建立的“盲目”信任,在粉丝集资这个缺乏有关部门有效监管的灰色地带便有许多管理层会“暗中抽成”,或与中间商进行“利益交易”。他们利用粉丝的信任来牟利,当真正损失偶像利益的时候,曾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粉丝便会“群起而攻之”。
 
不负粉丝信任,应援站监管需要全方位
 
不少人可能会对“应援站需受到监管”这一说法有异议。应援站属于独立于饭圈的“民间组织”,活动与应援都是“为爱发电”,为什么需要有人来加强监管呢?原因很简单,粉丝在应援站活动的期间进行了“资金投入”。
 
既然投入了“资金”,委托应援站进行偶像的部分活动的应援,那么应援站便有责任不负粉丝的期望,进行资源利用率高的应援方案。而面对应援站所公开的应援明细,粉丝也有权提出质疑。
 
在对应援站的监管中,平台也在逐渐完善其体系。粉丝社区App Owhat宣布2019年1月1日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对认证过的粉丝后援会实行“营业执照”制度,所有的应援站以个人主体均需要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且需要依法履行纳税任务。在这个模式下,所有的应援站都需要作为一个市场主体来进行商品的销售,从而保证粉丝作为“消费者”的权益,促使应援站在合法范围内进行“商业行为”。
 
除了粉丝与平台的监管,应援站内部更加应该有完善的制度来避免出现财务漏洞,设置多方资金监管便能减少“一人圈钱跑路”的可能性,起到多方话语权互相牵制的作用。
 
粉丝应援站“圈”的是粉丝的钱,损害的却是偶像的“声誉与脸面”,加强粉丝应援站的监管也是对粉丝与偶像之间交流的“净化”。
 
粉丝对于偶像的“赤诚之心”,不应该被有心人利用成为谋财的“工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网络视听监管可能落实新规,网剧、网大预计监管趋严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