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后影视剧时代来临 渠道更迭与大IP“祛魅”
2018-10-07 13:28:11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这个暑期档,一切都被颠覆了。数据平台骨朵CEO王蓓蓓如此感慨,此前,她曾有过电视剧制片人经历。王蓓蓓的看法,在业内愈加成为主流。明面上,网剧《延禧攻略》总播放量破150亿,单日播放量上,其开播前期稳列网...
“这个暑期档,一切都被颠覆了。”数据平台骨朵CEO王蓓蓓如此感慨,此前,她曾有过电视剧制片人经历。
 
王蓓蓓的看法,在业内愈加成为主流。明面上,网剧《延禧攻略》总播放量破150亿,单日播放量上,其开播前期稳列网络剧第一,连续20天赶超大批台网联动剧,登上全网第一;单日播放量最高为7亿,为排名第二的剧目两倍有余。“融媒体时代,我们不太区分网剧、电视剧,二者地位比较平等。”近日专访中,《延禧攻略》出品方欢娱影视CEO杨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9月中旬,知名导演刘江告诉记者,由于更高售价,网络平台已然成为更重要渠道。刘江是卫视黄金时代受益者,其作品《咱们结婚吧》,曾创下央视一套黄金档跟湖南卫视黄金档联播先例,电视观众人次达6.7亿,两台平均收视率破5。
 
内容端变化背后是渠道更迭。中国广电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有线电视用户为2.34亿,季度净减少503.1万户,环比下降2.15%,延续负增长趋势。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视频用户规模为5.79亿人,增速为6.3%,渗透率75.0%。
 
“渠道变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电视台购剧本身的不透明,使得其播放作品质量直线下降,失去观众。”有知名编剧近日称,其作品曾获得中国电视剧飞天奖。
 
另一头,是大IP模式不如预期。曾经,“IP+大明星+大制作=电视剧爆款 ”这一模式深入人心,随着《天盛长歌》、《武动乾坤》等剧集远低于预期的播放成绩,大IP模式面临质疑。
 
“以前制片人资源,就是看能不能磕到某个咖,现在,各个链条,都受到一系列冲击,那以后组盘怎么组呢?”王蓓蓓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虽然如此,大IP先天优势仍不可忽略。9月26日,某影视公司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大IP在吸引注意力上,有着天然优势,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影视剧对于IP的依赖可能更大,但也要考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落地状况。”他说。
 
网台关系
 
在刘江看来,变化是从2014年开始的,此后,网络视频平台越发强势,对内容创作施加了更大影响。有视频网站中层亦表达了类似看法,“2014开始,我们自制网剧有了很大突破。”他说。
 
对影视行业来说,2014年最大变化,是“一剧两星” 。广电总局在2014年全国电视剧播出工作会议上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调整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电视剧播出方式:同一部电视剧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综合频道不得超过两家、在卫视的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播出集数不得超过两集。“一剧两星”正式实施后,卫视电视采购成本大幅增加。
 
受“一剧两星”政策影响,2015年全国生产完成电视剧16540集,增加3.48%,但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剧目为395部,有所下降,主要系审批更加严格所致。据广电总局数据, 2016年,我国生产完成并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334部、14912集。比2015年电视剧总部数减少60部,集数减少了1628集。2012—2016年,从我国电视剧产量来看,数量波动减少。
 
电视剧减少的同时,网剧异军突起。联合评级研报显示,2015年,网络剧全年播放量274.5亿次,较2014年的123 亿次增长了1.1 倍,总部数达379 部,同比 增长85%,总集数达5008 集,同比增长72%。
 
与此同时,网络剧快速发展给电视行业带来巨大冲击,电视台不再是唯一的播出主体,甚至也不是首播平台,更多的电视剧和网络剧都在电视台和网站竞争首播权,电视剧播出平台在电视台和网站之间形成激烈的竞争格局。
 
数据统计显示,2016 年,6部周播剧采用“先网后台”的播放模式。大量资本涌入网络剧领域, 加剧了网络剧与传统电视剧的竞争。2016 年,29亿元资金被投入到网络自制剧领域,部分网络自制剧的价格已超过传统电视平台,单集突破 600 万元。
 
2017 年以后,精品内容高溢价性持续体现。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精品大剧互联网版权价格已由2015年初的100万-200万/集快速增长至2017年的800万—1000万/集(《赢天下》800 万/集、《如懿传》900 万/集、《迷航昆仑墟》预计为 1000 万/集), 且2018 年有望达1500万/集。
 
刘江对于这一状况深有体会。他透露,他操作的项目网端价格高过卫视端近三分之一,这还是建立在两家强势卫视齐购局面下。“两家卫视抵不过一家平台。”
 
也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影视剧着急“上星”,还是为了更高的网端售价。“现在卫视渠道,更多像是广告效应。”对于这一说法,有平台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得看具体题材和项目。”
 
网端对于影视剧内容有着直接影响。王蓓蓓表示,网剧在节奏、主题、服化道等多方面,均与电视剧存在审美分流。刘江、杨乐则强调,关键还是故事本身,“渠道不是重要考虑因素。”
 
事实上,作为影视剧行业的下游第一主体,电视台依然具备收视人口基数大,广告辐射范围广的特点。
 
联合评级分析师认为,尽管网络视频行业发展迅速,平台应用场景更加灵活多变,但在内容上,电视媒体仍旧具有较大优势。艾瑞网络视频市场监测工具 iVideoTracker 的数据显示,2016年5月主流视频网站综艺节目月度视频播放时长Top10 中,全部栏目版权均属于电视台。电视台强大的 IP 资源仍旧是自身的优势所在。
 
大IP祛魅
 
网台关系重构的同时,反思大IP模式亦成为行业浪潮。《天盛长歌》、《武动乾坤》等剧集在播出后未达预期的反响,成为明证。
 
反思浪潮另一端是,最近两三年知名电视剧售价如火箭发射般增长。三四年前,一部热门剧的单集售价在200万-300万元左右,电视台加网络端的版权总价在2亿元以内,如今的一些热门电视剧单集售价达到 1500万元左右,版权总价更是超过10亿元。以《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为例,据慈文传媒(002343.SZ)公告,其电视台售价为480万/集,网络售价达1480万/集,版权总收入11.84 亿元。
 
事实上,很多影视公司在过去几年确实挣了一波 IP 剪刀差的钱。以比较便宜的价格买下 IP 的影视改编权,等开发和制作完以后,随成品电视剧卖更贵的价格。明星亦是受益者,譬如新丽传媒招股书披露,《如懿传》中,周迅和霍建华片酬分别为5000万左右。
 
此前,大IP模式卓有成效。2017 年,全国收视率最高的10部周播电视剧,有5部是热门网络小说改编,只有 2 部是原创;而且2 部原创剧的编剧也由网络小说家担纲。
 
事情在今年有了变化。由《凰权》改编的全明星阵容大剧《天盛长歌》收视惨淡,创湖南卫视黄金档收视低点,其后遭遇剧集删减。而导演张黎的大IP剧《武动乾坤》关注度亦未达到预期。没有大IP背景的《延禧攻略》反而大爆,此前,业内并不看好该剧,售价并不高,视频平台爱奇艺成最大赢家。
 
《天盛长歌》未达预期,业内有着种种说法。一方面,该剧剧情相对节奏较慢,另一方面,收视率黑幕说法不胫而走。知名导演郭靖宇在微博上点名,《天盛长歌》发声明不买收视率,导致被剪,直接损失一个多亿。
 
出现失败的项目,使得业内开始反思大IP模式。“以前的很多剧,花了大量投资在包括收视、点击量造假在内的营销上,把盘子做大,今年确实到了一个拐点。有些IP剧这么快扑街,也有不怎么营销的缘故,将这一局面加速暴露出来。”有业内人士认为。
 
王蓓蓓也认同此观点,她表示,视频网站能够考评不同维度数据,由此,影视剧的实际影响力更能客观呈现,实质上达到各种类型剧的祛魅。“平台能提高造假成本,刷视频点击率便宜,可以考核全网的传播量、热议量、微博指数、微信指数、百度指数、b站互动评论弹幕量、今日头条数据、抖音数据等。”她说。
 
另一头,抛开“营销”嫌疑,大IP确实具有先天优势。上述影视公司负责人认为,特别是在影视行业,不应该忽视IP,但要在具体项目中谨慎落地。“(IP)在剧的方面作用是更大。开发一个大IP连续剧,它可能成功的概率就是比较高。但还是要考虑具体项目,想象力是可以天马行空的,但有些中国影视工业可能目前支撑不了。”
 
 
知名导演潘桦亦持类似观点。“IP绝对还有优势,但是神话了。原创永远是龙头,IP改编都是第二位的。”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杨乐则提出,不要迷信IP。“欢娱所有的剧,像《宫》、《陆贞传奇》,是通过(优质)内容,在整个的体系里面,故事的基调、价值观、美的东西,相对更重要。”
 
大IP模式说法众说纷纭,但IP估值,已经高企。在互联网巨头大举进军影视行业、哄抬资产价值的背景下,热门IP的实际收购价值很可能高于公允水平。“技术的提高,让大家有了新的参考标准和价值,应该让价值回归一个相对真实的节点,这在未来会越来越明显。”王蓓蓓说。
 

相关热词搜索:影视剧 渠道 时代

上一篇:《这就是歌唱》林宥嘉呆萌 被罗志祥摸脸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