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成龙:我不是Superman 但每部戏都要拍好
2018-09-21 11:47:11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供稿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2017年,第89届奥斯卡将终生成就奖授予成龙,以表彰他对华语功夫电影的卓越贡献。自1971年以武师身份进入电影圈开始,兢兢业业的成龙在47年的时光里,为华语电影投入了全部精力。  拍了一辈子电影,成龙从没有...
2017年,第89届奥斯卡将终生成就奖授予成龙,以表彰他对华语功夫电影的卓越贡献。自1971年以武师身份进入电影圈开始,兢兢业业的成龙在47年的时光里,为华语电影投入了全部精力。
 
  拍了一辈子电影,成龙从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说自己不是Superman,动作也没有以前灵活,但他对电影的热忱始终未减,“我喜欢电影,我要拍的是好电影,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于是,观众每年都能在大银幕上看到成龙的身影,《十二生肖》、《天将雄狮》、《功夫瑜伽》……可能直到去年的一部《英伦对决》,才恍然意识到,原来成龙大哥已年过60。
 
  从最初拍电影只为吃饱肚子, 到1978年凭借《蛇形刁手》开创功夫喜剧片的潮流,再到如今成为华语电影的世界符号,成龙的成功源于他的勤奋与认真,源于他对电影发自肺腑的热爱,源于他对“演员”这个身份最大的尊重。
 
  向极限突破,为演艺事业拼命付出
 
  记者:您拍的电影有很多危险的动作,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您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成龙:就是我要拍别人做不到的东西。可能今天我的动作没有以前灵活,但是现在观众还是喜欢看成龙自己做的东西。我的电影都有拍戏花絮,让观众看到传统的我在做危险的动作。但是这样也让我变得可怜,观众永远觉得我不老,他们不知道我现在60多岁,他们认为我是无所不能的Superman。其实我不是Superman,我自己拍戏的时候也害怕,只能硬着头皮从高处往下跳,然后落地摔倒。
 
  记者:您身边的的工作人员说,跟您在一起工作特别有安全感,那您的安全感在哪里?没有软弱的时候吗?
 
  成龙:我的安全感在我的工作人员,我在现场我就很安全。现场的人密切关注我的安全,我感觉这些现场的人就是我的Family。
 
  记者:电影在您的生活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成龙:以前来讲是个饭盒。每天拍电影就可以逃过练功,而且大明星疼我们,把好吃的给我们,到了拍戏,我们能多吃白米饭,为了生存,在十四五岁的年纪,挣五块钱一天。和其他人演戏,总是要NG好多次,因为拍戏的主角不用心,他很多时候都要耽误我们重来。我们武行为了拍一部戏要付出很多,每次的配合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我特别记得有一次,现场搭了一个大城门,城门围绕着火焰,我们要冲上去十分困难,感觉眉毛都要烧掉了。期间导演NG了很多次,因为女演员在笑场,这导致我们回来全部都要把火灭掉,再在每一个地方点火。我那个时候还小,再来一遍的时候冲上去了,回头一看那个女演员躺在地上哭,原来是我们的老武行在那儿报复她。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说给观众?就是为了展示他们为你们付出了多少。现在更是越来越离谱,手替脚替头替肩膀替背替,他们来只是讲几句话‘辛苦了’,就他们走了,全部是武行在做。其实武行就是替男主角、女主角做了全部,所以现在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问题。
 
  忆往昔岁月,感谢自己的不懈坚持
 
  记者:您得过很多的奖,对您个人来说,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个?
 
  成龙:对我来说比较特别的奖,比如说世界十大杰出青年,我知道的时候我都很震惊,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我只是做了一些人本身应该做的事情,该捐钱的时候捐钱,很简单的事情得到别人的认同。相比消防员,和为了世界和平断手断脚的那些人,我觉得自己很渺小。
 
  奥斯卡那个也是很震惊的,他们也不认同功夫片,我只会拍功夫片,功夫片拿不到男主角,也不会给人认同,但当我真正得奖的时候,是很惊讶的。
 
  记者:还记得您拍的第一部动作电影吗?
 
  成龙:《大小黄天霸》,那时候我还是童星呢。这部戏的歌我现在还记得。我在小孩子的时候拍太多电影了,演了太多的角色了。
 
  记者: 1978年的《蛇形刁手》是中国第一部融入喜剧元素的动作影片,开创了您的大银幕时代。
 
  成龙:那个时候真的感谢吴思远,也感谢我自己,我前面的努力。当人家在睡觉的时候,我对着镜子比划,模仿蛇嘴、蛇信子、蛇尾巴。机缘巧合下,吴思远导演要拍《蛇形刁手》,他要找一个新人,就让我做男主角。我和袁和平在咖啡厅的角落商议:我们拍喜剧功夫片,要跟李小龙的套路不一样,后来就成功了。之后就有了《醉拳》,那时候,每天晚上在健身房自己对着镜子练习,天天看功夫书,看拳谱,利用万籁声的醉拳八式套招,对着练习,结果也成功了。我真的感谢我以前的努力、坚持,也感谢现在的我,不懂科技,不对现在的微博、微信产生过度的依赖,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力做“试金石”,开拓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记者:您觉得中国功夫电影、中国电影如何做才能走上国际大舞台?
 
  成龙:还是走回我们自己的老路吧。拍一些中国传统的东西,我相信没有一个美国人能做得到。现在大牌的演员大多是用替身在打,花时间、人力、物力、财力去拍,配合出来的镜头效果很好。但我们就拍一些传统的,我们很有优势的。过去的十几年中,我的成家班在美国发展很好,像《王牌特工》,他们拍好了我都吓一跳,他们配合得那么好,他们有那么多时间拍,他们用一天拍一个镜头。我最近拍一个文艺片,我15天拍一个镜头,谁现在敢想敢干15天一个镜头的。我喜欢电影,我拍电影要拍好电影。我现在站在这里,是以以前的心态,同样是今天的心态: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自己做一个在历史名人堂中的人。我抱着这样的心理,我每一部电影都要拍好,我每一个镜头都是认真的去拍,所以我能坚持到今天。
 
  记者:中国电影市场近两年非常成功,您觉得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让中国电影“走出去”?
 
  成龙:现在中国的电影产业非常成功,也影响到世界、及世界所有的电影。Studio,电影公司,导演,都想来中国,分这个大蛋糕。但是,如果真正拍我们本身的电影,却是国内反应大,国外反应小,所以我们应该努力让我们的好电影不仅在中国成功,还要走出国门去。美国现在很多人来到中国,想要和我们合作,但他们找不到好的题材。我拍《英伦对决》、《跨境追捕》、《绝地逃亡》、《功夫梦》都是和好莱坞合作的。我们有功夫,我们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他们拍《功夫熊猫》全世界知道;我们拍了这么多部《花木兰》没人知道,迪士尼拍了一部卡通《花木兰》全世界知道;我们导演拍这么多《垂帘听政》,贝托鲁奇只拍一部《末代皇帝》全世界知道,我们拍的电影都出不去。很奇怪吧?因为我们中国人拍中国的东西他们不相信,外国的来拍他们相信了,所以怎么样才能和他们多合作这是一个问题。我现在尽量拍一些中国和美国题材合在一起的影片,我一直在做“试金石”。其实我们真正的中国电影不止功夫,好有很多优秀的电影,比方说《橄榄树》、《太平轮》,但真的要走出去,上国际院线,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走。我觉得还是先要把中国文化多一点介绍出去,比方说,我们的衣服、文化等等,多多地把我们中国的文化先介绍出去,让他们对我们产生兴趣,吸引他们穿我们的唐装,穿我们的布鞋,一点一点形成骨牌效应。
 
  记者: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走出去。
 
  成龙:对,怎么样走出去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也在研究中,我会努力!我们电影人一起努力!

相关热词搜索:成龙

上一篇:《橙红年代》热播 新人徐琳首次出演女警惹关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