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内地 > 正文

外媒评《光》:陈词滥调与创作困境
2017-05-25 13:38:05 来源:酸柠娱乐 作者:网络编辑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在日本导演河濑直美的《光》中,女主人公美佐子成为了全片的核心人物。这个女子专门为视觉受损者或盲人提供无障碍剪辑音效。这部电影让人感到,河濑直美近年来的电影已经陷入了一种困境中——在空洞的神秘感(如
在日本导演河濑直美的《光》中,女主人公美佐子成为了全片的核心人物。这个女子专门为视觉受损者或盲人提供无障碍剪辑音效。这部电影让人感到,河濑直美近年来的电影已经陷入了一种困境中——在空洞的神秘感(如《第二扇窗》)和做作的情节剧(如《澄沙之味》)之间来回切换。和之前两部作品相比,《光》虽呈现了一些新的拍摄技巧和手段,但改善力度却并不大,它似乎放弃了神秘主义和极简的感伤主义腔调,但影片依旧深陷在一种并不明朗的情绪氛围中,很难让观众感受到人物之间的情感吸引力,很多时候,华而不实的台词耗费了大量篇幅。
 
河濑直美用整整20年的职业生涯,蜕变成了戛纳电影节最宠爱的日本导演之一。这位在日本艺术片领域享有盛誉的女导演,今年已是第五次参加主竞赛单元的角逐。她的早期作品以细腻的影像风格著称。1997年,她以《萌之朱雀》获得戛纳电影节的金摄影机奖,2003年的《沙罗双树》再度角逐金棕榈,2007年的《殡之森》则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作为被戛纳眷顾的日本导演,2011年的《朱花之月》和2014年的《第二扇窗》,都是当年竞赛单元中不可忽视的亚洲力量。只是,作为日本当代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河濑直美的《光》并没有带来太大突破,已然缺乏早年大胆创新的艺术先锋性。当然,《光》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质感,只是内在的故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光芒而已。永濑正敏的演出多多少少成了影片的亮点之一。此片有可能在欧洲和亚洲有一定市场,但其他国家和地区很难说。
 
虽然《光》的主角是美佐子,但第一个镜头并不是从她开始的。取而代之的是这样一个画面:一个中年男子慢慢地在电影院的座位上移动,然后在自己的耳朵上戴了一个小耳机。影片的故事背景是和《朱花之月》相同的奈良,男主角中森雅哉是一位有着弱视的摄影师,从电影中我们知道,他正在慢慢地失去视力,而他与美佐子的第一次会面源于一次小小的争吵:在一次焦点小组的筛选测试中,他警告美佐子的工作过于“主观”,而美佐子则认为中森雅哉太过直言不讳。毫无疑问,这两个人很快就达成了和解,并逐渐产生了感情。
  当然,并没有更多的细节去解释这两个人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彼此,导演只是铺陈了一些陈词滥调。美佐子十分想念她去世的父亲,并且为她患有痴呆症的母亲感到深深的忧虑;中森雅哉则为前妻最近打算再婚的事情而愤怒不已,这似乎并不能让观众理解他们产生感情的动机。美佐子似乎不太情愿,或者根本无法理解摄影师的想法,她向一位资深电影人提出了一个关于艺术和死亡的“抽象”问题。与此同时,中森雅哉则看重自己的职业摄影师身份,他吹嘘自己曾在时尚杂志拍摄封面,并讲述了一种宏大的摄影观——这可能是从摄影大师布列松的理论体系里扒出来的。
 
《光》就像河濑直美对以往作品的一次回顾一样,呈现了令人着迷的视觉元素,灯光运用极其考究,音效细腻生动。当然,这些元素在日本导演的作品序列上几乎没有太多新亮点。导演似乎是想要强调男女主角的内心挣扎,但很多视觉化的表现和故事关联性并不大,比如,美佐子眼睛的特写镜头在片中多次出现,这是导演想说明她想要看到某种希望;中森雅哉被地上的呕吐物滑了个跟头,之后他的相机被偷等等,都很牢牢锁定观众的注意力。
 
河濑直美曾说,这部电影的灵感来自《澄沙之味》的声音指导,声音和“光”的交融是这部电影的情感底色。河濑直美也几乎把自己的影子的投射在了女主角美佐子身上,美佐子谈到自己无法企及的愿望时说,她盼望自己能迎着夕阳奔跑,捕捉到光芒。这或许也是导演在表达自己的痛苦,一种无法呈现最佳状态的无能为力。

相关热词搜索:困境

上一篇:霍建华方发律师声明斥“假结婚”谣言:深表震惊
下一篇:《合伙中国人》今晚开播,黄舒骏玩跨界,徐小平变“老顽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