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港台 > 正文

为什么这么多人黑周星驰原文 (转载)
2014-09-11 16:19:08 来源:来源于网络 作者:唐玉小宝 责任编辑:李大仁  评论:0

近日,一篇名为《为什么这么多人黑周星驰》的文章在网络走红,今天,酸柠小编在这里将原文转给读者们,看看一个影迷心中的周星驰究竟是什么样的。

包括斯派克李,在纽约大学教了15年电影,每个从他手下毕业的学生都会收到一份必看电影清单,里面就有周星驰的《功夫》。

而对于我来说,每次看到《功夫》片后出现的字幕:

主演 周星驰

编剧 周星驰

监制 周星驰

导演 周星驰

我都感非常到骄傲,又有点想哭。

这部电影拍完之后,周星驰的头发彻底白了。这是他自己说的。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功夫》在北美和欧洲都上映了,那年周星驰妈妈去荷兰旅游,走出酒店看到大楼外面挂着一张很大的《功夫》海报。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星妈看到自己的儿子那张熟悉的脸,印在大大的海报中间,她的眼泪当场就流下来了。她事后说,那一刻她真想告诉所有经过的路人,“你们看,那是我儿子。”她在那里呆呆地看了很久很久,连钱包被小偷给偷走了也没发现。

还在迷茫的童年世界里找不到出口

《People》杂志把星爷列为“全球最性感钻石王老五”,跟汤姆克鲁斯排在一起。在IMDB上,《功夫》的评分和评价可以说非常逆天,目测所有华语片没有比《功夫》的user review更厉害的了,而且美国观众都在喊着要看续集。美国投资方当然更是这么想,赶紧开拍《功夫2》。但周星驰去放弃了巩固北美市场的机会,跑去拍了《长江七号》。在说周星驰为什么改拍《长江七号》之前,先说说《功夫》在香港金像奖上的表现。第二年金像奖,《功夫》共获16项提名,很多人都拿了奖,就是周星驰没有拿到最佳导演奖。金像奖主席文隽认为,周星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拿最佳导演奖的尔冬升拍的《旺角黑夜》比周星驰强了不止一点两点。事实上,周星驰也很不喜欢文隽,尽管他向来不愿议论是非,但很早以前说到文隽时,周星驰说:““大家都不是一个层次,无谓多说。”这是周星驰非常难得表明自己对某个人的不屑。

当然,这里要特别注明一下,文隽以前是跟着向华强混饭吃的。另外跟文隽不合的,还有一直被金像奖冷落的张国荣。不对,应该这么说,文隽一直对张国荣有偏见。这一点,资深荣迷多少都知道,以前在荣吧,文隽还被封为头号公敌。这是题外话,就不展开说了。之后几年,周星驰都没再出席金像奖,连《长江七号》徐娇拿下最佳新人,他也未出现。《西游降魔》更是和内地班子合作,片子没有港味,从此和香港影坛渐行渐远。就连《少林足球》拿奖,也和投资人有些关系。当时金融风暴,香港经济萧条,所以香港政府高官张敏仪在将奖座颁给周星驰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很高兴颁这个奖给你,因为你令很多香港人在不开心的时候都可以笑。”

如果周星驰凭《功夫》拿到最佳导演奖,他应该会上台讲一段关于自己跟李小龙的故事吧?

可惜我们不会再有机会听到了。为什么内地基本没人批评周星驰?都是香港导演在骂他?因为香港人习惯抱团北上,但周星驰是个没有派系概念的人,他从来不当大哥,也不跟人攀交情,这让那些香港导演很不满意,觉得周星驰太没人情味了。明白这些,可能也就不奇怪周星驰为什么要回浙江宁波寻根了。周星驰非常恋家,档案写最喜欢的地方是“家里”他来浙江拍《长江七号》,很多人对他印象很好。下面这个是当时浙江本地论坛里一个网友发的帖子:

snsn2010 1115楼 2013-11-07 19:34:23

星爷来过杭州,主办方请他坐船游览,船上有个粤厨做了饭。他觉得很好吃,非要请厨师出来见面,谢谢他,厨师都很吃惊这么尊重他。现在继续来说周星驰为什么要去宁波拍《长江七号》。他的父亲祖籍宁波,这里是他父亲的出生地,周星驰虽然从小跟母亲生活在一起,但他记得自己跟父亲在一起的有限欢乐时光。也许,周星星真的没有长大,心里一直住着个小孩。他总是喜欢这些东西,看漫画书,棒棒糖,喜欢练功夫。也许是在成人世界里受到太多的挫折,他才用冷漠的外表与人隔绝,但是不经意间就暴露了孩子本性。这个平日少言寡语的男人,只有在谈到动画片时才会滔滔不绝。关于父亲,周星驰在很多次公开场合都说起过一件事,小时候他要买玩具,爸爸答应买,但是妈妈不肯。可能就是这样,所以星仔永远记得爸爸的好吧。这件事,不知道他说了多少回。当然也可能他跟爸爸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记忆中能记住的,可能只有少少的一点点,他每次都要当献宝一样拿出来炫耀一番。

很早期的报道里他说过“我今天跟妈妈住,明天又被爸爸接过去,后天又要去投靠外婆家。  我怀疑他的严重缺乏安全感,是由这段经历来的,从小被父母抛来抛去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归属在哪里。

幼儿园时,他很爸爸住过一段时间,所有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长大后,他在电影里几乎都是单亲孩子或者孤儿,很少有父母双全的人物背景。而且在电影里他刻画了很美好的父子情,我一直觉得这和他童年得不到父爱有关。小时候同学称他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怪不得星仔不再让妈妈接他放学了。从《他来自江湖》里便开始改戏,把一对普通的父子改成一对很像朋友的父子。到了《长江七号》,他让徐娇反串演父子。童年时代父爱缺失一直是周星驰的遗憾,也成为拍摄《长江七号》的动机。他来到宁波,寻根问底找到父亲的旧宅,第一个电话也是打给人在香港的爸爸,隔着半个中国说:“爸爸,我现在在你当年住过的地方。”

他做那么多事,无非想得到他爸爸一句肯定而已。没见过比他更伤感又孤独的小孩。还有《长江七号》里那场父子两人在破房子里把打蟑螂当游戏的剧情,这是周星驰的亲身经历,也是他爸爸小时候留给他仅存无几的珍贵回忆。他都把它拍进了电影里。他总是不厌其烦的说起小时候的事。他太怀旧了,太重感情了,所以很容易自苦。“如果我做一部卡通片出来,你会去陪我看一次吗?”“我爸爸说会陪我看一次的,我非常期待。”年过50岁的中年男人,大家都在成人世界里争权斗富,他似乎还在迷茫的童年世界里找不到出口,从来没有沾染上中年男人的丝毫猥琐气。

我忍不住想,如果他有孩子,他在孩子的眼睛里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吧。如果看完周星驰的成长经历,你才会明白这部为周星驰带来众多骂名的电影背后的含义。周星驰忍心让至尊宝抛弃紫霞,却不忍心让父亲离儿子而去。“好莱坞对我不重要,这部片子对我来说很重要。”他做了这么多,就像一个向父亲索取小红花的孩子。曾有人说过,“周星驰只有两个年龄:一个是5岁的小男生,一个是100岁的老人家。”一方面似老者般通透,一方面如孩童般单纯。这种仙风道骨又童真禁欲的气质在《长江七号》时期达到了巅峰。过去的生活塑造了周星驰,也牵扯着周星驰,并难免让他悲伤。有一次,一个女记者采访完周星驰,请他在一张照片背后写一段话留念。据她回忆,有那么一刻,周星驰露出难过的表情,然后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这几个字:“为什么坚持,想一想当初。”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也许周星驰真的是无可取代的。年幼时,我们只把他的电影当成笑话,一个人躲在被窝露着头咯咯地笑;稍大一些,把他的电影当做励志片,每个电影中的小人物都好像有自己的影子;再大一些,我们把他的电影当做文艺片,偶尔思考眼泪和微笑哪个更重要;等我们老了,他的电影是一部部纪录片,回忆星爷带我们走过的那些青春、成熟和回不去的岁月。

相关热词搜索:周星驰 向华强 朱茵

上一篇:郑佩佩搭档曾江 演绎慰安妇血泪史揭秘民族之殇
下一篇:电影《等一个人咖啡》票房破两亿 台北举办庆功会

分享到: 收藏